从爷爷车祸到现在,我哭了三次。医院一次,盖棺一次,下葬一次。

经常恍惚间以为爷爷还在,我虽然爱哭,但是也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哭出来,我现在才感觉到,亲人离世最难过的时候不是得知时的嚎啕大哭,而是在之后长久的日子里一次又一次想起曾经,音容宛在,却天人永隔。

昨天晚上睡觉时候莫名其妙想起了爷爷,或许是因为我用的助眠音乐是篝火声?想起了老家的火炉,小院,花花草草,猫猫狗狗。实际上我很早就想过如果至亲离世,我应该怎么面对,可是真的没想到来得是这么快,快到我现在还恍恍惚惚以为一切如常。所幸的是,家人也说,老头该去的地方,该玩的,该吃的,该享受的,都去过了,没什么遗憾。我也没有遗憾,放假必回家,这也算是给活着的人的一点点安慰。

记得爷爷出事那天中午吃完饭,在小院跟爷爷唠嗑,语重心长的跟我说,要我早睡早起,早点找个女朋友,犹在耳畔。

多看看老人家。

最后修改:2019 年 12 月 17 日 03 : 08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