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家的村子拆了,小时候玩耍的小院子,石榴树,各种花花草草都回不来了


昨天晚上,家人群发了个照片,照片里是一地的碎砖块,只剩下带着春联的大门口的一角还未完全拆掉,分明就是我过年时候贴的春联,这才意识到,终于还是拆了。愣了一下,不知道说点什么。妹妹发来消息,跟我说她也看到了,我们回忆着从不懂事到懂事在老家小院子里发生的种种,眼泪竟然一下涌到了眼眶。

我刚刚记事的时候,小院子开始盖起,应该是当时我周末回奶奶家看到的,很多人来帮忙,盖的很快,记得在没有灯的屋里,一个哥哥教我用打火石打出火花,两个雪白的石头用力一碰,那个闪光我现在都记得。

爸爸妈妈自己做小生意,没有星期天,周末我就自己坐11路公交车回奶奶家过周末,公交车到了之后,就看到爷爷或者奶奶在公交站等我,笑呵呵的等我过去。后来长大了,就不让爷爷来接我,我就自己走回去,闻着田野的清香,跨过牛尾河,映着夕阳,一步一步向家的方向走去。离家还有好远的时候,豆豆就出来找我了,豆豆是狗的名字,因为那时候弟弟刚学说话的时候说不清楚,说狗狗说成豆豆,所以就叫豆豆了。那是一只会作揖的小狗,用食物逗他,他就会站起来两个小爪子合在一起,上下摇着。

虽然不是常住在奶奶家,但是我也和小院子一起经历了很多,我依稀记得96年邢台发大水,我站在过道看着门前的路变成了河。也记得有一年的暴雨把全村的树都吹倒了,我和爷爷奶奶躲在南屋,听着屋外的呼啸雨声风声,真庆幸自己回家了。

妹妹说,她很喜欢中秋节,因为中秋节既是她的生日,也是石榴熟透的日子,每次都回去给妹妹过生日,她会在书下面接着,我爬到树上,专挑大的摘下来。记得很小的时候,我剥出来的一碗石榴被妹妹抓去一把,我剥了好久,急地哭了出来,妹妹说,那是她第一次见我哭。从不懂事,到懂事,我们又何止哭了一次。

惊险的,有趣的,辛酸的,温暖的,一切我都在这个小院子里经历过,我也从一个尿床而且不吃饺子馅的臭小子,长成了大孩子。一切的一切,在我看到那张废墟的照片之后,涌到心头,一幕一幕,犹在昨日,房子拆了,那我的家在哪?

断壁残垣
微信图片_20180426205816.jpg

我和弟弟妹妹
微信图片_20180426205821.jpg

我回去帮忙搬家拍的,爷爷坐在院子中央
微信图片_20180426210220.jpg

最后修改:2018 年 04 月 26 日 09 : 04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