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下班跟朋友聊起来电影,才想起来早已找到的这个资源还没有看,刚刚看完这个电影,百感交集。趁着还记得片段,写点东西。
下文会轻微剧透,如果你有兴趣请直接看电影,资源在这里:
链接: 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LBlpMCb16IQFdHgLZkSVDg 密码: cu3m
失效了再找我。

《狗十三》

这个电影的导演曹保平这个导演你可能没听过,但是说到《李米的猜想》和《烈日灼心》这两个电影你可能就看过或是听说过。
《狗十三》又名《狗13》和《爱因斯坦和爱因斯坦》,我想狗十三这个名字明面上指13岁的女孩和一只狗,但是其实是狗B的意思,大概就是在斥责这个世界,而另一个名字,就更委婉一点,外国人也看得懂,因为剧情主线是两条叫爱因斯坦的狗。

电影13年面世但没有上映,非常的可惜。

去你妈的广电,老子就是想骂你

我读出了什么

知乎上有个答友总结的很精确,他说这个故事里没有坏人,但是处处都让人很不舒服。
上了岁数的爷爷奶奶尽力照顾李玩,但是不够理解她,竟不知道她不喝牛奶。
爸爸作为顶梁柱要支撑这个家,没有太多的时间陪孩子,也不知道怎么沟通,孩子生气了就塞一把钞票试图用钱收买孩子的心情。

李玩做了家长不喜欢的事,就被贴上“不懂事”的标签,李玩一直在积极对抗这个世界,不想被改变,可是当所有人都说你错了,你又能怎么办呢?

她一直在坚持着自己,但是也在被慢慢改变,慢慢妥协,她明白了“这样的事,以后还多着呢”,也发现了自己一直想象楼上的那只鸟,其实只是一个精神病患者,她慢慢的被这个世界改变了,她不仅吃了狗肉,还在看到了真的爱因斯坦之后无动于衷,只能像爸爸一样痛哭,但不想被人看到。

我们就这样,一次次不被理解,一次次欺骗,和一次次绝望中,长大了,也被这个世界改变了。

操蛋的家长,操蛋的教育,操蛋的社会,操蛋的酒局,其实他们都没错,这也是最无奈的地方,也许我再早几年看到这个电影,可以哭出声,但是我长大了,看完了只剩下一息长叹。

长大真可怕,懂事真可怕

我想了些什么

看到电影里的一幕幕,免不了对号入座,我也想起了我的童年,我13岁的时候在干什么。
我13岁的时候刚刚上初中,大概那段时间,我和朋友上网吧被朋友妈妈发现,回到家逼问我去干嘛了,我说去新华书店看书了,妈妈揭穿了我的谎言,说新华书店早就下班了。
我跪在饭桌前,没有吃饭,让我检讨。
妈妈接了个电话,然后说我的小伙伴已经“招供”了,然后我也就招供了,从我书包里翻出了游戏的“秘籍”,撕掉了。
第二天才知道原来朋友没有招,是我先招供的,我不清楚为什么要用审讯的方法对付我,从那以后,渐渐的我不想再相信“他们”,他们总想把他们认为的好加到你身上,就像《狗十三》里面的牛奶,所有人都觉得你需要它,真他妈可笑。


弟弟上网吧
前几天,弟弟跟我借绝地求生的账号,前后脚我爸问我他是不是去网吧了,我说是,但是我又说,你别去找他,我来跟他谈。
我不能想象,弟弟当着同学的面被亲爹拽出网吧的场面,我知道他是要自尊心的人,起码我还知道怎么跟他沟通,我要尽量当好小家长的角色,因为我不想他跟我一样留下阴影。


我小时候的事可能谈不上阴影,但是我爸妈除了给我交学费管我饭,别的好像也没做什么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跟他们不近,看到朋友有事找爸有事找妈,我突然觉得是不是我做错了,是不是我没心没肺,但是跟父母说什么呢。

小时候有一次生日让我印象深刻,名义上是我过生日,到了饭店来了一些亲戚,我默默吃饭看他们聊天,没有人关心我多大了,没有人找我说话,可能因为我还是个“孩子”,但是我还真的记得清楚的很。我当时就在想,我宁愿回家看电视吃方便面。

我大概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找父母说话了,因为他们一直没有拿我说的话当回事。前段时间健身房锻炼,卷腹搞过头了,腰疼了几天,特定的角度腰的某个部位会有憋涨感,那个位置让我想起来小时候有一次腰疼,我跟妈妈说,“我腰疼”,妈妈想都没想,说“小孩子哪有腰”,我在知乎上说过这个事,发现很多家长都会说小孩子没有腰这种话,也许是他们的家长也这么说吧。

那时候我也许真的没什么毛病,但是这样回答我,在那个年纪,不懂这句话背后的含义,心里只剩下一个声音“妈妈不关心我”。


也许是因为老一辈人挨过饿,有过艰难的岁月,所以到现在,会觉得吃饱了就是天大的事,跑出去玩的孩子会被爷爷奶奶抱着碗追着喂饭。

我是个贪玩的人,我宁愿不吃饭也要玩,后来有次被爸爸逼迫扔掉所有玻璃球,我一颗一颗将玻璃球倒进垃圾道里,听着它们掉到一楼砸到其他垃圾上的声音,当时我也是绝望的,就像爱因斯坦丢了一样。我记得我并没有去翻垃圾把玻璃球找出来,并不是我觉得脏,而是我知道找回来也没有用,扔掉的那一刻,我觉得我已经不能做我了,只能做父母想要的“我”。就像李玩被爸爸强迫报英语小组一样,绝望,赤裸的绝望。

前几天的事

爷爷奶奶村拆迁,家里长辈都在忙,只给了一星期搬家的时间,非常的仓促,让我回家帮忙收拾。
我翻出了很多50年前的小红本,文革材料,小说,爷爷觉得这些并不是很有用,也不值钱,但是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历史见证,我一个一个擦干净放好,分门别类。突然发现了我小时候住在爷爷家写过的字帖,爷爷小心的掸了灰跟我说让我好好留着,以后我有孩子了还可以用。我当时其实是想扔掉的,字帖,几块钱十几块钱而已,但是为了老人家高兴,我还是收了起来。

奶奶家有两条狗,一只猫,本来狗是有名字的,叫豆豆,但是因为邻居家生了宝宝小名叫豆豆,于是狗就没有名字了,平时叫狗的时候只是喊“狗”。
那两只狗是母女关系,狗妈妈很乖,虽然我不常回家,但是每次回去都能认出我,在我裤腿上蹭,另一只就不怎么乖,不让摸。

村里都在收拾搬家的时候,街道上也有各种小商小贩,有收热水器的,收古字画的,也有收狗的。我们正在收拾东西,听到有人收狗,奶奶出去把人叫住问狗怎么卖。这时候家里的两只狗冲出去对着狗贩自行车上笼子里的狗狂吠,像是在告诉那些笼子里的狗这里是自己的家,但是家的主人已经在商量怎么把狗卖掉挣个钱,毕竟住楼房不需要狗,因为老人眼里狗就是用来看门的。

狗贩问,你们家这狗能看门不,奶奶说能,忘了狗贩说的是多少钱,没超过100,因为是小型犬,也没法卖狗肉,也许村里大多数大黄狗都要被卖去吃肉,想想就很难过。老人家眼里,狗就是狗,是用来看门的,冬天就算再冷,也不让进屋过夜,只在院子角落里盖一个砖窝,铺一点旧衣服破布。要是冬天,外面多冷啊。

最小的妹妹帮狗妈妈说了句话,这才打算只把小狗卖掉,留下狗妈妈,虽然小狗不通人性,不让摸也听不懂说话,但是她也当这里是她的家啊。还有一只没几个月的小猫,我当时还想着,把火车票退了,坐顺风车带小喵回北京。说出想法之后就被爷爷一票否决了,不想老人家不开心,算了吧。

放几个图
小爪子都玩脏了。
微信图片_20180419030414.jpg

躺在地上让我抓痒。
微信图片_20180419030427.jpg

最后修改:2018 年 04 月 19 日 03 : 10 AM